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今夜,“仙股”中弘股份告别A股
发布时间:11-090每经网  

2018年11月8日19时59分,深交所正式宣布:中弘股份(000979,SZ)股票终止上市,成为A股史上首只因跌破1元面值而退市的股票,令人不胜唏嘘。

中弘股份缘何“升仙”?自救的资本运作为何会走向末路?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又是什么?这一切,要从中弘帝国或其实控人兄弟说起:

王永红,中弘集团总裁,中弘股份实控人,1972年生于江西宜春。

王继红,王永红的兄长,中弘股份前董事长、前董事及前法定代表人。2010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上市。这一年,王氏兄弟二人以52.23亿元的财富跻身“2010年A股财富前百名富豪榜”。而如今,中弘股份被深交所宣布退市,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声叹息。

王氏兄弟的中弘帝国:生猛

1993年,王永红进入江西中成实业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1995年,在北京创立中弘卓立集团,通过汽车服务业务,他挖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2000年前后,中弘集团进军房地产市场,主营商业地产。也就在这一年,年仅28岁的王永红以低价拿下北京常营600亩的商住用地,采用当时时尚前卫的LOFT设计,开发成中弘著名的商住项目——北京像素。这也成为他真正迈入富豪行列的敲门砖。

但王永红的雄心并不止于此。从2009年开始,中弘股份向旅游产业转型,其他各种类型的资本运作也接连不断:2012年,宣布投资矿业市场;2013年,宣布进军手游行业;2014年,又宣布联合上影集团在浙江安吉投资建设影视产业园……2015年7月起,中弘股份实行“A+3计划”(一家A股上市公司+3家境外上市公司),先后收购香港开易控股,增资新加坡亚洲旅游,并收购卓高国际。就这样,中弘股份逐步走向“人生巅峰”。

若不是两年前的意外,或许哥哥王继红不会从幕后走到台前。

2016年,“徐翔案”爆发。而中弘股份正是徐翔案涉及的13家上市公司之一,时任董事长王永红、时任董秘金洁皆出现在涉案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之列。案件爆发后,王永红辞去了中弘股份董事长等职务,并退出董事会。

2016年8月和2017年11月,王继红接任了弟弟王永红的职位,成为中弘股份的法人代表、董事长以及中弘集团的法人代表。而王永红全资持有的中弘集团持有中弘股份26.65%的股份,为中弘股份第一大股东,仍是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中弘股份的问题历程:麻烦

在徐翔案之后,中弘股份仿佛进入了中年危机,情况急转直下,接连遭遇项目停工、债务逾期、股权冻结等状况。

2016年,中弘股份旗下中弘弘熹以4.35亿元收购国之杰公司所持有的三亚小洲岛公司59%股权,截至2017年底,已投入26.4亿元开发三亚小洲岛项目。后为落实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整改要求,三亚市对该项目进行了拆除。

2017年,公司的房地产业务受到调控政策的影响,特别是北京商办项目(商住房)调控政策,对严重依赖北京房地产市场的中弘股份影响颇大。也是在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和国家海洋督察组加大了海南省的环保督察力度,中弘股份旗下项目也在整治之列。

2017年年报中,中弘股份披露:海南如意岛填岛项目停工、济南中弘广场项目未能按期完工;北京平谷·中弘由山由谷二期项目和北京平谷·新奇世界国际度假区御马坊项目销售停滞。其中,御马坊项目陷入退房官司的漩涡。

其实,中弘股份资金链出现问题早现端倪。2017年初,公司济南文旅项目因缺乏资金已经停工;而中弘大厦,由于缺乏资金已烂尾半年……2017年,中弘股份的营业收入下降近八成。

雪上加霜的是,债务逾期和股权冻结事项纷至沓来。

2018年1月2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对外提供20000万元的债务本金及利息1350万元担保逾期,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同是1月,因中弘股份未能及时披露控股股东份被冻结的相关事项,违反了信披规定,深交所向王继红和时任董秘吴学军及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下发监管函。

4月26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中弘股份说明,2018年3月17日至4月24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为22.7亿元的具体情况。

10月29日,中弘股份称,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8.16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最后一根稻草:没辙

2018年起,中弘股份“自救”之旅一波三折。

据媒体报道,王永红于2018年年初奔赴香港为中弘股份寻求援助。王永红前后主导了中弘股份与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加多宝的三次重组,但皆铩羽而归。

2月,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深圳港桥基金共同签署了重组协议。但因“未能与相关债权人就偿债安排及该重组事项达成一致,并取得债权人同意意见”,该重组宣布终止。

6月末,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拟将其持有的中弘股份26.55%的股份转让,交易完成后,后者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但又因上市公司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导致此次股份转让告吹。

8月,中弘股份宣布,其和中弘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等几方签署托管协议。但该事后来成为一桩“悬案”,个中详情外界目前仍难得知。但重组却没了下文。

屋漏偏逢连夜雨,8月14日,因涉嫌在2017年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中有虚假记载,中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0月16日,中弘股份董事长王继红、总经理张继伟提出辞职。

船破又遇打头风,10月18日,因股票价格收盘价连续20日低于股票面值1元触发《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而“被迫”停牌。

稍早前的10月9日,风雨飘摇中的中弘股份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与宿州国厚、中泰创展签署托管协议。国厚资产的紧急介入,是作为经营托管人的角色,为中弘股份违约风险化解提供专业的债务重组等金融服务,这看似给予久旱的中弘股份一份甘霖,但终究还是没能“峰回路转”。如前所述,深交所于11月8日晚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深交所表示,2018年8月15日,公司股票收盘价首次低于面值(1元)。2018年9月13日至2018年10月18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属于《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

“随着退市制度的推进,越来越多类似于中弘股份这样的绩差股不断下跌,逼近面值,其退市风险加剧,投资者应注意回避相关公司,以免踩雷。”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此次如果中弘股份最终退市,对监管层、投资者、市场自身而言都具有积极意义,特别是对以往炒作低价股尤其是超低价股的固有思维方式是一个重大打击。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弘股份退市是A股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1元退市制度充分赋予了投资者话语权、表决权和“用脚投票”的权利。中弘股份作为A股市场首只1元退市股,是投资者集体作出的决定。可以说,1元退市标准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一个退市标准,提高了股民“用脚投票”的能力,也可以让买壳卖壳、炒壳赌壳的现象逐渐降温,对发挥A股市场优胜劣汰的资源配置功能非常重要,也对以往炒作垃圾股的资金产生了强大的威慑。

11月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致电中弘股份,公司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今日公司不接受任何采访。”

今夜,中弘股份被确定将退场,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与资本市场绝缘。王永红曾说:梦想从来不会被打折,只要有一直做下去的勇气。

这个愿望能实现吗?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